您现在的位置:好风水 > 风水吉祥物 > 益阳市赫山法院枉法裁判,民营企业何以容生,

益阳市赫山法院枉法裁判,民营企业何以容生,

2019-11-01 09:13
  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如此判决,老师看风水_
  法律公信力何在?
  民营企业依法买受司法拍卖的资产,却被判侵权,益阳市赫山区人民凭什么推翻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定?
  是非有公论,法律有正义。湖南湘中石油化工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湘中公司)作为一家经营石油化工类的民营企业一直坚持依法经营,回报社会的理念,但因为在益阳市的一起正常资产收购行为,却让整个公司陷入欲哭无泪的境地,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能将事实公诸社会大众也希望求助社会各界人士,帮帮我们,我们相信法律的公正和正义,哪怕迟一点,但终究会到来。
  案件简单回顾:
  益阳市银河建材物资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河公司)在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抵押贷款,因为银河公司无力清偿到期债务被诉至人民法院。2012年11月29日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诉长沙市天骄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益阳市银河建材物资贸易有限公司、李炳英、辛方华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由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12)湘高法民二终字第77号民事判决。2013年8月24日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令,该案由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益阳中院)执行。益阳中院在执行过程中,对银河公司所有的千家洲油库整体资产包含已抵押的土地和17项设备外,另有门卫室、厨房及办公桌、电脑等21项非抵押的附属设备设施进行了司法评估及拍卖。在两次流拍后,2017年年初益阳中院依法对上述资产进行变卖。在执行过程中,银河公司以生效判决明确抵押物只有土地使用权和17项油库设备设施,执行法院执行抵押范围之外的21项财产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为由向益阳中院提出执行异议。
  2017年3月20日益阳中院作出(2017)湘09执异30号执行裁定书,驳回了银河建材公司的执行异议。随即银河建材公司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复议,2017年8月10日银河建材公司又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撤回复议申请,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年8月14日作出了(2017)湘执复101号执行裁定书,自此相关执行裁定均发生法律效力。
  湘中公司在得知益阳中院的拍卖、变卖公告后,在了解千家洲油库整体资产的相关情况后,决定参加竞拍。2017年2月28日,湖南湘中石油化工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湘中公司)经过司法程序拍卖程序,以2970万元价款买受现益阳千家洲油库全部资产。为此益阳中院作出了(2013)益法执字第27-4号执行裁定书,确定了湘中公司获得千家洲油库全部资产所有权。
  银河公司在多次阻碍益阳中院执行失败后,便将魔掌伸向了买受人湘中公司,首先银河公司在湘中公司买受后拒不移交益阳千家洲油库资产,在益阳市中院执行局强制清场移交给湘中公司后,其公司法人代表丁创新又在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期间,指使银河公司经理苏越辉等人多次纠集社会人员用卡车运来数十吨砂石,将益阳千家洲油库大门围堵,并多次强行冲入益阳千家洲油库内阻止湘中公司对油库的改造施工,广西风水大师_并扬言不给3000万元巨额补偿,油库内不准改造,任何人不得动工。由于湘中公司多次向公安机关及有关部门反映银河公司勾结黑恶势力敲诈勒索的情况,银河公司不得已才停止了暴力胁迫行为。
  正当湘中公司以为这件事情处理完的时候,不料恶梦才刚刚开始。2018年2月底银河公司以侵犯油库25项资产权利为由将湘中公司诉至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赫山区人民法院明知千家洲油库全部资产已经由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处理完毕且千家洲油库全部资产归属于湘中公司的情况下仍然受理其诉讼并于2018年3月29日开庭。
  案件由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法官谢长民主审,3月29日在庭审进行了一半的情况下,法官谢长民以案情复杂,双方应该协调为由中止庭审,强行要求我们双方调解,并明令三个月的调解期。在调解过程中,湘中石油认为双方分歧过大、调解不成,故多次要求谢长民法官恢复审理,但谢长民法官置之不理。三个月的调解时间过后,湘中石油又多次要求法院恢复审理,谢长民法官在湘中石油的强烈要求下才召开第二次庭审,第二次庭审后谢长民法官又承诺一定在审理期限届满前判决,但本案审限超过后判决却一拖再拖。
  在湘中公司又多次书面催促的情况下,一审判决在2019年5月6日作出,其判决内容为:确认坐落在益阳市赫山区兰溪镇黄湖村符家河油库围墙内的油罐区防火堤、围墙导浸沟、艺术围栏30.75米、围墙73米(围墙实际长度649米,评估折价长度576米,漏73米)、油库人行铺砌、菜园及绿化带、篮球场(单边)进出口拉闸门及设施、铁门5张、路灯14套、油库监控系统、油库避雷系统设计与安装、油库指挥、网络及有线系统、油库标志及原公司名称设计制作、油库地面硬化、油库专用变压器户头、仓库库存设备设施及配件等16项资产归原告益阳市银河建材物资贸易有限公司所有;
  如果赫山区人民法院保证起码的公正判决我们绝对没有什么异议,但是赫山区人民法院的这一纸判决,内容荒唐的让人无语,让人脑洞大开,让人觉得的人民法院是依法审判还是脑筋急转弯, 这一纸判决违法性完全称之为枉法裁判。我们就简单的提几点判决内容的违法之处:
  首先在一审诉讼期间中,银河公司提出的是侵权之诉,银河公司认为湘中公司侵犯了其物权,要求停止侵害(有明确的诉讼请求),但赫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变成了确认之诉,确认银河公司对于油库内的16项资产享有物权。赫山区人民法院违法了不告不理的原则,其判决超出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变更了诉讼请求。
  其二、一审判决判项中所指油库围墙内的油罐区防火堤、围墙导浸沟、艺术围栏30.75米、围墙73米(围墙实际长度649米,评估折价长度576米,漏73米)、油库人行铺砌、菜园及绿化带、篮球场(单边)进出口拉闸门及设施、铁门5张、路灯14套等这些资产均在被拍卖的土地上,而土地已经通过司法拍卖程序由湘中公司买受归湘中公司所有。“房随地走、地随房走”是处理不动产的一个基本原则,也是众所周知的基本常识。无论是《物权法》、《担保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都为贯彻这一原则提供了法律依据,我们认为认为油库的土地使用权都已经进行了转移,土地上的附着物,构筑物按法律规定必然一并转移了,那么赫山区人民法院认定银河公司对属于附着油库土地上的不可分割的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仍有权力的法律依据到底在哪里?“土地属于你的,但土地上的菜地、绿化带、人行道属于他的”这样的笑话居然成为人民法院判决书的正式判决,这样的判决让《物权法》情何以堪。
  其三、“一事不二理”是民事诉讼的一个基本原则,银河公司在益阳中院执行千家洲油库财产时已经提出过执行异议。其异议主张的第一项就是对益阳中院执行千家洲油库土地使用权和17项油库设备设施之外的财产提出异议。2017年3月20日益阳中院作出(2017)湘09执异30号执行裁定书驳回了银河公司的执行异议。随即银河公司又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复议,2017年8月10日银河公司又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撤回复议申请,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年8月14日作出了(2017)湘执复101号执行裁定书。上述的人民法院裁定文书都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证明银河公司对于千家洲油库的所有资产已经没有任何权利了。2017年10月30日益阳中院下发了(2013)益法执字第27号结案通知书。上述生效的法律文书均已经证明银河公司在千家洲油库的土地使用权及资产已经全部执行完毕,那么赫山人民法院又以判决的形式确认银河公司在千家洲油库还有部分资产,事实上就是推翻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定,明显违反了“一事不二理”的民事诉讼基本原则。
  其四、银河公司在诉讼中主张湘中公司侵犯了其25项资产,其中包括油库监控系统、油库避雷系统设计与安装、油库指挥、网络及有线系统、油库标志及原公司名称设计制作、油库地面硬化、油库专用变压器户头、仓库库存设备设施及配件等,但银河公司却没有提供任何湘中公司侵犯其资产的证据,特别是油库标志及原公司名称设计制作、仓库库存设备设施及配件等,我们认为“谁主张,谁举证”,银河公司认为湘中公司侵犯其资产至少应该拿出点证据,但银河公司仅拿出一张自己制作的所谓资产明细,赫山区人民法院就据此作出一审判决,我们湘中公司经营正常根本不会也不需要使用一个破产企业的标志及名称,何来的侵权?
  其五、如果银河公司认为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存在评估过低或漏评其资产,损害了其合法权利,那么银河公司可以按照法定程序提出执行异议或国家赔偿,湘中公司只是一个依照法定程序和法律规定买受资产的公司,支付了对价,何来的过错?何来的侵权?
  最后,我们认为赫山区人民法院一审严重超审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规范民商事案件延长审限和延期开庭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商事案件时,应当严格遵守法律及司法解释有关审限的规定。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第一审案件,审限为六个月。第八条规定:故意违反法律、审判纪律、审判管理规定拖延办案,或者因过失延误办案,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四十七条的规定予以处分。从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限的规定来看,人民法院审理民商事案件有明确的严格的规定,但赫山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故意久拖不决,从2018年2月立案到2019年5月8日判决作出,在长达15个月的审理期间中,一审主审法官谢长民以各种理由故意拖延判决,谢长民法官强行要求双方调解,调解不成又拖着不开庭,好不容易开完庭又长期故意拖着不判。谢长民法官这些作法从未有一个合理的说法也根本不征求湘中公司的同意,这些行为都属于严重的违法行为。
  一起本应该很简单的案件,在赫山区人民法院却变得极具复杂和荒唐,湘中公司买受合法资产变成了侵权,赫山区人民法院将已经上级人民法院已经生效的判决、裁定视而不见,坚持作出了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错误判决,导致湘中公司花费近3000万元的油库至今无法投入正常使用,陷入长期的诉讼之中并遭受巨额经济损失。
  湘中公司有理由认为赫山区人民法院相关领导及谢长民法官与银河公司有严重利益关联,赫山区人民法院故意超审限并作出枉法裁判,完全是为了配合银河公司意图敲诈3000万元的目的,湘中公司有权力质疑在本案中存在“利益输送”?存在与原告勾结?置党纪国法于不顾,做出徇私枉法的裁判!
  近年来中央多次提出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制度保障,为民营企业发展创造积极条件,发挥司法机关职能作用、保障民营企业健康发展。
  但在这个案件中让湘中公司感觉到,法律的尊严被践踏,法制的精神被嘲笑,公平和正义被漠视,赫山区人民法院在本案中已明显违背了起码的职业道德和良心,已经严重侵害了湘中公司合法权利。为了严肃党纪,敬畏国法,请求各级政府部门应以此案为典型,严肃处理可能存在的以权谋私、枉法裁判的行为,并对案件中相关错误予以纠正,我们也充分相信各级纪检领导一定会严格按照有关要求,监管法官队伍,保证司法的公平公正性,故恳请各级领导给予高度重视并调查,给举报人湘中公司一个满意的答复为盼!




  举报人:湖南湘中石油化工销售有限责任公司
  联系负责人:欧阳强, 电话:15367380505